封靳陌敛眸。

他喜欢也没用。

秦兮从来不正眼看他。

既然如此,他为何还要继续喜欢?

他现在唯一想做的,就是让秦兮后悔她自己所做的决定。

让她知道,她选择北御霆,是错误的!

封靳陌将目光锁定在陆招娣的身上,“你跟在北御霆身边的这两年……对他很了解吗?”

陆招娣:“北爷?”

她忍着身体的痛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没有我,他早就死了。”

封靳陌撩了撩眼皮,“何出此言?”

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留在北御霆身边,有什么价值。

北御霆生病的事情,外界隐瞒的很好。

基本上没人知道。

而陆招娣也不敢在外面说。

可是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。

陆招娣觉得,自己没必要帮那个男人瞒着了。

眼前的这个男人,看上去跟北御霆关系很差。

说不准是仇人。

她把北御霆的秘密告诉他……他可能还会放过她。

想到这儿,陆招娣开口道:“我告诉你关于北爷的事情,你救我出去,行吗?”

封靳陌轻漫一笑,“有意思,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?”

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有胆量。

陆招娣:“是……”

“我想活着,我想报仇,我要让那些伤害我的人,付出代价。”

封靳陌听见陆招娣的话,眼底一暗。

她想找秦兮报仇?

还是找北御霆报仇?

封靳陌喉结滚动了一番,“说说吧,北御霆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。”

“如果,你说出来的东西有价值,我就放过你,如果没有价值……”

封靳陌冷笑了声。

没把话接着说下去,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陆招娣紧张地攥了攥手掌心,说:“北爷他有病。”

“应该是抑郁症之类的,但有时候还会发狂,控制不住情绪,伤害自己,或伤害身边的人。”

“这种病,根本不好治疗,后来我从家里学到了一首钢琴曲,弹给北爷听了后,就能稳住他的情绪,让他没有求死的念头,他这才让我留在他身边的。”

否则,她这样的人,哪儿能接近的了北爷?

这一点,陆招娣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

封靳陌眼眸凝了凝。

原来是这样。

可这段时间,他让人打听北御霆,没发现他有这种症状啊。

他看向陆招娣,“你该不会是骗我吧,我看他状态挺好的。”

陆招娣吸了吸鼻子,“可能是因为有秦兮在吧。”

“秦兮?”

封靳陌拧了拧眉,倒是有点儿不理解陆招娣这话的意思了。

这跟秦兮有什么关系?

陆招娣说:“北爷之所以会变成那样,也是因为秦兮的离开啊,秦兮回来以后,他的症状自然就慢慢变好了。”

“如果秦兮再次从他身边离开,他症状肯定会比之前更加严重。”

封靳陌沉了沉眼眸。

所以秦兮留在北御霆身边的原因,是这个么?

封靳陌喉结滚动了一番,还没说话,又听到陆招娣不满的抱怨道:

“我帮了北爷整整两年,结果秦兮一回来,就顶替了我所有的位置,这也就算了,还不断的欺负我,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做错了什么。”

“欺负你?”封靳陌眼皮一跳,“你还真喜欢倒打一耙。”

“秦兮不可能欺负你。”

封靳陌笃定的说道。

陆招娣眼眶更红,愤怒地说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!你很了解她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