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满脸认真道:“不然呢?”

现在的情况,不就应该让他在床上好好躺着吗?

北御霆眼皮轻撩,“哥哥想上厕所了,怎么办?”

这一本正经的语气。

欠抽到了极致。

秦兮听到他说的话以后,眨了下眼睛。

指尖攥紧,脸色发烫了起来。

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闷骚。

上厕所……

不会要她扶着他吧?

可他这个样子,也不能自己去啊。

看见秦兮犯难的样子。

北御霆咳咳了一声,撑着脑袋说:“难不成,要我一直憋着?”

“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啊。”

低沉阴冷的嗓音,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清冷。

虽然他是装出来的,但听起来还是很让人感觉到内疚的。

秦兮紧张道: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那就扶我去。”

扶……扶他去。

秦兮咽了咽干涩的喉咙。

见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北御霆眉心微挑,语气立刻降调,“有问题?”

秦兮:“没。”

她掀开北御霆的被子,双手搀扶着他下床。

虽然有点……

害羞。

但是!这种事情还是要迟早克服的!

万一某天北御霆真瘫在床上不能动了,她不得像现在一样吗?

可能还要更难一点。

北御霆薄唇弯成弧度。

缓慢地跟着,被秦兮搀扶进了厕所。

秦兮全程不敢睁开眼。

北御霆看见她这副样子,对她道:“你出去吧。”

“啊?”秦兮睁开眼睛。

北御霆:“这种事情,不用你来帮忙。”

“可是你的腿……”

能撑住吗?

秦兮眨着眼睛,满脸写着对北御霆的不信任。

北御霆似乎是看出了她眼中的不信任,轻笑了声,道:“哥哥受过比这还严重的伤,没你想的那么娇气,你在外面等着吧。”

闻言,秦兮这才轻轻地松开了搀扶住北御霆的那只手。

见他真的可以稳稳的站在那儿。

秦兮放下了心。

慢慢地离开了厕所。

她站在厕所外,心情焦灼。

过了好一会儿。

厕所的门被打开了。

北御霆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一瘸一拐的,但不影响他走路。

秦兮忽然间就觉得,这男人是个什么神仙人物,子弹打中了膝盖还能走路。

要换其他人,估计这时候,已经摔倒了吧。

秦兮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哥哥,你是不是很疼?”

疼?

北御霆撩了撩眼皮,“不至于。”

就这点伤。

对他来说其实还好。

对别人来说可能很疼。

但对于一直在枪林弹雨中生存的他来说,一般般。

秦兮:“如果疼的话,你别硬撑着啊。”

硬撑着?

北御霆轻漫地笑了声,“哥哥可不是会硬撑的人。”

“好了,下楼吃饭吧,我还没到那种吃个饭都要你送到嘴边来喂的地步。”

北御霆漫不经心地说着,语气却夹带着玩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