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不过痕妄眼里,只有任务,就像是一个任务机器一样,没有感情,也没有喜怒哀乐,成天板着那张俊脸。

他眼皮是双的,茶色的瞳孔不大不小,却迷人至极,是一双让人无法直视的好眼睛。

鼻梁高挺,唇瓣厚度适中,没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少年感,浑身是戾气。

封靳陌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,“交代你的事,做的怎么样了?”

痕妄拿出了一只手机,点开了相册。

相册里面有秦兮跟北御霆逛菜市场的照片。

今天痕妄一整天都在盯着秦兮,他从未做过这样无聊的任务。

封靳陌接过了痕妄递过来的手机,垂下眼眸,看着那张照片。

照片里,秦兮笑的很开心,真的就像个小娇妻一样,陪同在北御霆的身边,那张漂亮的脸,看上去很幸福。

但对封靳陌来说,却极为刺眼。

他紧紧地攥着手机,眉宇间,深沉而又低冷,四周空气,都在降低。

封靳陌呼吸急促,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。

痕妄沙哑的嗓音响起,他道:“封殿下,要不别看了?”

封靳陌将手机还给了痕妄。

他之所以让痕妄跟着秦兮,是因为,别人跟踪秦兮,很容易被秦兮发现,痕妄跟踪的话,她基本上发现不了。

毕竟痕妄实力摆在那。

“今天的官司,秦兮赢了?”封靳陌问。

痕妄:“嗯,还爆出了她柴草神医的身份。”

估摸着明天的头版头条,都是秦兮了。

封靳陌轻轻地扯了下唇,“继续盯着她。”

他要找机会把她带走。

现在他一想到秦兮跟北御霆在一起,他就心痒痒。

他很心痛,这种痛,比他对她的恨,还要更加的强烈。

北御霆就那么好?

让她那么喜欢?

她都没对他真诚的笑过。

痕妄:“封殿下,我看秦兮跟北御霆感情挺好的,您也不缺她一个女人,何必呢?”

他不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。

但他真不希望封殿下再执迷不悟下去。

他的背后,是整个c国,现在他这样,为了一个女人不管不顾,实在不应该。

封靳陌:“你不会懂。”

痕妄:“……”他的确是不懂。

无奈之下,他只能按照封靳陌说的做,“我会好好看着秦兮的。”

“但封殿下,您是不是该离开帝都了?”

算时间,他来这里很久了。

封靳陌轻抿了下唇,“知道了。”

痕妄继续道:“北家那位小姐,要不要我去解决了?”

他指的显然是北倾灵。

痕妄说:“她现在被抓了,我怕她到时候跟别人说些不该说的话。”

毕竟教唆她对付北老爷子的人,是他们。

封靳陌冷笑一声,“她能说什么?她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,一听到能害秦兮,她就点头答应了,她现在只能自己把苦咽进肚子里。”

闻言,痕妄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,便没再说什么了。

“封殿下,没什么事我就先退下了。”

封靳陌淡淡的嗯了声。

痕妄离开了这间房。

发现房间外有几个人在偷听。

幸亏这扇门是隔应的。

痕妄盯着那几位偷听的血幽门成员,冷冷地吐出一句话,“都不要命了是不是?”

痕妄眼瞳如冰刃,语调不疾不徐,却让人感觉非常可怕。

痕妄在血幽门成员眼中,那是大佬一般的人物,强的不像话。

尤其是,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除了封殿下,他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如同木头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