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是猜测,那就没有证据,想揪出来,很难。

秦兮眸子微凝,拿起一根针,找到能让北老爷子血液流通的穴位,轻轻扎了上去。

很快,血液就开始顺利流通,北老爷子的身体慢慢平息,恢复正常。

就在秦兮庆幸时,下一秒,北老爷子五官瞬间充血,又扭曲在了一起。

……

大概过去了一个多小时。

北倾灵在外面勾起一抹邪笑,“这秦兮怎么进去了这么久,该不会是治不好爷爷吧。”

“还把我们赶出来医治,谁知道什么居心。”

她这句话,显然是故意说给北家人听的。

一旦北老爷子死了,秦兮的罪责就是很难逃脱了。

她治疗失败,自然要被所有人唾骂?

北倾灵得意的挑眉,继续说道:“她是不是把爷爷治死了,不敢出来啊?”

说着,就故意推开了房间的门。

时间差不多了,现在北老爷子肯定已经死透了,秦兮就算是没有什么责任,大家也会把锅甩在她身上。

果然,推开门后,北老爷子已经断了气。

秦兮坐在椅子上,脸色没什么变动,手中拿着银针,在发抖。

北倾灵是最激动的那一个,一个健步上前,把秦兮从凳子上拉了起来,然后看向北老爷子。

果然死了。

她故作害怕和伤心的惊呼出声,“秦兮,你对爷爷做了什么!我们都还没有跟爷爷告最后的别,你怎么能让他死……”

秦兮缄默不语,一张脸看不出喜怒,不过看上去却像是真的治死了人的模样,脸色苍白,没有一丁点情绪。

北倾灵见状,心中暗喜,没想到自己有天,可以亲手将秦兮给拉下马,她故作哭腔的说道:“秦兮,爷爷被你害死了,你死定了!”

弥芸和北振池脸色纷纷难看,看见躺在床上,早已没了气焰的北老爷子,都绷不住了。

尤其是北振池,他死死的瞪着秦兮,说道:“你不是说能治好我爸吗?现在这算什么?我们还没能好好跟他告别!”

虽然知道自己父亲迟早要死,可他还是把罪责怪在了秦兮身上,觉得不是秦兮,或许他父亲还不会死的这么快。

这就是人性。

北锐龙见缝插针的说道:“秦兮,你死定了,等着律师函吧。”

秦兮沉默,只是将视线放在北御霆的身上。

她想知道,他的态度。

北御霆冷着一张脸,不知道再想什么,也不敢看着秦兮。

看上去,拒人离千里之外。

秦兮明白,他这会儿肯定很伤心。

在秦兮失神的瞬间,北凌轩冲了上来,站在她面前,恶毒粗鄙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是不是想害死爷爷,好让北御霆能分到多一点家产?!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所有人都觉得秦兮是这么个想法。

毕竟,北老爷子刚才还有口气,能立遗嘱,可现在……

北凌轩眼睛猩红,抬起手就要打秦兮一巴掌,可手在半空中,就被北御霆给用力的抓住了。

北凌轩不可思议的看向北御霆,恶狠狠的说道:“都到了这种时候,你该不会还要护着这个女人吧?”

“爷爷都被她害死了,你还有没有良心!北御霆,我看你被她迷的已经神魂颠倒了!”

北御霆喉结动了动。

他的确很伤心,也很难过,可爷爷的死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