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是第一件拍品的缘故,价钱加到了七千万,这才有人停手了。

古董花瓶,最终被一个富商给拍下来了。

第二件拍品,是木雕。

木雕的形状是小鹦鹉。

上面刻着非常唯美的花纹,但因为雕刻家已经过世了,这个木雕收藏价值便越来越高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基本上,很难有人能再亲眼这个木雕了。

拍卖师:“起拍价,五百万。”

五百万,就买个木雕,已经算得上是很贵了。

所有人面面相觑,最终,顾呈鸣举了牌,“五百五十万。”

顾呈鸣觉得,这个木雕的价格,还算是能接受。

能拍下这一件拍品,今晚也不算白来。

木雕入手的人并不是特别的多。

所以五百五十万,几乎差不多要成交了。

拍卖师:“还有比五百五十万更高的吗?”

拍卖师问了几遍,见没人回答,正要敲下锤子,就听到一阵动人的声音,慵懒中又透着势在必得的语气,“一千万。”

一千万……

所有人看向竞拍的人。

发现,居然是秦兮。

秦兮坐在北御霆的身边,一张漂亮的脸,美的不可方物。

顾呈鸣脸色当场暗了下来。

场上的人基本上都知道,秦兮是他的女儿,现在,他的女儿居然跟他抢东西,这抢赢了说他欺负女儿,抢输了,岂不是丢死人。

说他这个父亲,居然赢不了女儿。

顾呈鸣胸口起伏不定,最后,没有勇气再举牌。

最终,木雕被秦兮拍下。

台下的人,都窃窃私语了起来:

“就这木雕,一千万……秦兮是疯了吧?”

“再有钱也不是这样挥霍的啊。”

“可不是么……顾呈鸣那张脸都被气绿了。”

“绝了,没勇气跟自己女儿争,胆小鬼。”

被赋予胆小鬼称号的顾呈鸣,心底不舒服极了,可是再不舒服又能怎么样?

还不是只能憋着。

没关系,反正后面还有拍品,他就不相信秦兮还能跟自己争。

就算是她想争,也没那个钱争啊。

北爷总不可能一直给她花钱吧。

秦兮懒洋洋的看着顾呈鸣方向,心底很爽快。

尤其是看他吃瘪的样子。

虽然,她一直都保持,不需要的东西就不买的原则,但能赢顾呈鸣,让自己心情变好,那就很有必要。

等到对方出价钱高的拍品,她就不跟顾呈鸣争了。

像这种便宜的,可不能让顾呈鸣拍到手。

毕竟他今天来拍卖会,肯定是要拍一件东西走的,绝不能让他拍便宜的。

他要敢拍便宜的,自己就加价。

反正不会让他以便宜的价格拍到物品。

秦兮唇角上扬,心情极好,这大概,就是钞能力的厉害吧。

接下来拍卖的,是一块纯金手表,是从上个世纪流传下来的。

全世界只有一块这样的手表,上个世纪,很多人抢破头皮也没能抢到这块手表,后来被一个巨有钱的财阀给买下来了。

到后面这位财阀又送给了殷爷爷。

按理来说,这块手表,殷爷爷是不想卖的。

但是,这么好的手表,总要给值得欣赏的人啊,他年纪这么大了,这么好的东西,又不能跟随他入土,他只能,卖给有缘人。

拍卖师开口道:“这块手表,起拍价一千万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