监控调出来后,发现湛肆所言属实,陆凝的确是杀人未遂。

陆母慌了,从秦兮脚边,又爬到了警察的身边,抬眸对警察说道:“我女儿精神有问题,她也不是故意要杀人的,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警察闻言,面容严肃道:“怎么不去医院?”

精神病人,不放在医院,很容易伤到别人的。

陆母:“这……我……”

警察又道:“就算真如你所说,她精神有问题,不小心伤人,那她的监护人也有责任。”

反正杀人罪是绝对不能姑息的。

就算她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到人,可她有这个行为,那便违法。

“还有,我们需要判断,你女儿在害人的过程中,是否真的发病了,如果她当时是正常人的思维,并没有发病的情况,那就是故意杀人罪未遂,是犯罪的。”

一位警察从容不迫的说完,就让人把陆凝带了下去,完全没有留情面。

走时,警察关心了下秦兮有没有受伤,见没有受到伤害,就离开了。

陆母站起身子,跟着陆父连忙跟了上去。

陆母在经过陆招娣时,狠狠瞪着她说:“你为什么不看好你的姐姐!要是你姐姐真的坐牢,你今后日子也别想好过。”

陆招娣眼眶顿时泛起了红。

为什么不管她怎么努力,都代替不了陆凝的位置?

呵,陆凝最好把牢底坐穿了,再也别出来祸害她了。

毕竟陆凝病情恢复,对她也没什么好处。

陆招娣的视线,停在了秦兮身上。

只见秦兮身边有不少人在关心着。

她看向霍昊霖。

别看霍昊霖一直跟她待在一起,但实际上,他心思一直放在秦兮身上。

视线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。

眼中都是对秦兮的担忧,仿佛生怕秦兮受伤似的。

陆招娣很委屈,也很嫉妒,可她没办法……

她的确是比不过秦兮。

……

陆凝被抓走后,湛肆一脸得意的走到秦兮面前,刷一波存在感,“k哥,我报的警,别太感谢我哦。”

湛肆说完,又担心的问道:“你没受伤吧?”

那个疯女人,居然持刀杀人。

女人的嫉妒心,真可怕。

k哥继续留在帝都,他真怕会被一些坏女人给对付。

秦兮摇了摇头,“我……没事。”

殷爷爷也是惊魂未定,没想到自己拍卖会上,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他对秦兮道:“你没事就好,你要真的出事了,爷爷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毕竟拍卖会是他举行的。

没有保护好她,也是他手下的人办事不利。

那种疯女人,他们是怎么敢放进来的?

北御霆深呼吸了口气,“小兮,我们回家。”

语气冷硬,一张阴沉的俊脸,没有丝毫温度。

殷爷爷:“那个,你们住哪儿啊,我让人把婚纱送过去。”

北御霆出声道:“萧白。”

萧白立马走了过来。

北御霆:“你告诉他。”

语毕,他拉着秦兮就往外走,浑身弥漫着阴郁的气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